網路上現在常看到類似的梗圖,

「當你每天都在運動,但是你的臉還是一樣醜」

「健身到一半突然想到自己再怎麼健身也不過就是一個比較壯的醜男」

「以前,我什麼事都做不好,身邊的人都有工作又有專長,我好爛…現在,我就爛!〈拇指〉」

聽起來,好像很好笑,很理所當然,笑著笑著,卻不自覺的從眼角滑下淚水。

『是啊,努力幹嘛呢?生活這麼累對自已好一點錯了嗎?反正女生都喜歡高帥富,像我這種的半殘醜男連正眼都不願意看…躺在沙發上喝可樂多好…週末出去約會又要借車花錢吃大餐送禮物,還不是連手都牽不到…等等去巷口買包鹹酥雞,今天晚上來追劇好了…什麼~橋本有菜出新片耶,馬上載來看~啊~嘶!』

有沒有覺得似曾相似,自己是否在拔管前也曾經這樣過了無數個日子。

『下班後每天累的像條狗,唯一的慰藉就是吃垃圾食物與打手槍。打開電腦看著超級英雄飛天遁地、拿起滑鼠到虛擬世界中大殺四方滿足自己。』

『曾經,牽著女孩的手都會勃起。而現在見面,就像每週任務一樣,坐在一起只想拿起手機,看看今天的每日任務解完了沒。在暗巷裡飢渴的索求彼此的兩人,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連打炮也失去興趣,不如打開Pornhub尻一發。』

最後,對方的聲音與面容就像是隔著水一般,越來越模糊,最後,只剩自己慢慢地往無盡的黑暗深淵中,下沉。

在體會過了沒有使命與目標的生活有多麼可怕後, 為了不再重蹈覆轍,必須重新學習觀察世界的真實, 有覺知的活著。

那不妨讓我們大膽的推敲一下,這些網路迷因後面創作者隱藏的意圖。

這些梗圖大多是以人對自身的無能為力為核心,達到刺激情緒引發共鳴的目的,當你與圖產生認同之時,會很自然的接受創作者想傳遞的訊息:

「放棄吧,你沒有價值。」

「安於現狀,那份光彩不屬於你。待在應該屬於你的地方,不要妄想自己可以脫離你應該在的環境。」

如果,這是由一位處於非常低迷狀態下的人所散發出來的訊息,那確實合理。摔落人生的幽谷,在黑暗中滿身泥濘的掙扎喘息聲,並不陌生。

但當散布這些訊息的人,其實根本就是獨霸一方的網路意見領袖,或是人生勝利組時,就不禁讓人眉頭一皺,覺得案情並不單純。

對比一下論語:

子貢曰:「如有博施於民而能濟眾,何如?可謂仁乎?」

子曰:「何事於仁?必也聖乎!堯舜其猶病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已。」

一樣是位居領袖地位的人,思想與做法可以存在極大的落差。

以PTT來說,母豬教派的興起與氾濫,身為教主的obov居於領導地位應該是無庸置疑。但obov本人根據鄉民的調查顯示,他其實是屌打90%鄉民的人生勝利組。

一個照理說應該是吃香喝辣妹子幹不完的男人,不鼓勵男人們有為者亦若是,大家一起自我提升,提供踏實的解決之道,而是用言論刺激性慾無法排解缺乏自我價值感底層男性的憎恨,讓這些男性無法正視自己的無能,用情緒化的方式滿足短期需求,長期卻會讓這些人繼續待在底層無法翻身。

從遊戲實況也可以看到類似的情形。英雄聯盟在知名實況主帶起送頭、掛網、嘴隊友的風潮後,許多玩家在遊戲中也常常一個不順心,就有樣學樣說著:

「送你下去!」

〈隊友下去不就代表你自己也下去?〉

「不差這一場!」

〈老兄,你都打幾百場,真的不差這一場那何必開遊戲〉

開著全頻宣告開送等惡劣行徑,相信有玩過類似組隊遊戲的玩家都不陌生。

但這些仿效的人可曾想過,實況主有高端實力,做做效果耍猴輸給觀眾嘴87,關台後選個main角找高端友人雙排就能快速重回原有的階層,而你們需要打個幾百場才能勉強爬到金牌領獎勵,把一場可以贏的對局任性的揮霍掉,你有多少的時間可以這樣浪費。

當紅實況主月收遠超一般觀眾,每一個裝瘋賣傻的背後都是數鈔機刷刷刷的聲音。受此行為影響的觀眾,萬一在現實生活已經沒什麼價值感,開個遊戲玩都要再感受一次自暴自棄、我爛你要跟我一樣爛或是比我更爛,否則我就真的爛的輪迴。當一件紓壓的行為變成壓力源時,處於這種負循環困境真的是光想像就頭痛。

隨著社群軟體與手機支配著人們的生活,類似的陷阱應該會不斷推陳出新,有選擇權的人利用話語權去控制沒有選擇權的人,讓大多數人繼續困在蟹桶之中。要避免這樣的狀況,需要培養自我價值感,下一篇文章我會分享一種有效培養自我價值感的方式,喜歡我的文章也請幫我按讚與分享,謝謝。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