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酒吧, 談談酒精與上癮。

從第一次走進酒吧後, 就像是第一次打到炮享受到那天旋地轉滋味的處男一樣, 不論身在何處, 都想再回去品嚐一次那醉人的滋味。

一次又一次, 一次再一次。

逐漸的, 日常生活的作息因為前一晚的縱慾與累積的疲憊而受到明顯的影響。

從床上醒來後, 沉重的身軀伴隨著偏頭痛讓人無法起身梳洗。 有時頭痛甚至會影響到無法順利工作, 必須依賴止痛藥才能夠進行日常作業。

狀況逐漸地往失控發展。

總是在中午告誡自己, 今天不要再去喝了。

但每到接近下班時間, 身體便不安的躁動起來。

時間到, 拎起包包關上門依循著本能往外走, 再次的走進名為酒精的避難所中。

或許你會問,這樣不是很蠢嘛? 都知道影響生活了, 還不斷的買醉是能從中得到什麼?

是啊, 酒醒後都是一場空, 但至少喝醉的時候, 可以暫時忘卻那些傷痛。

脆弱的心靈無法承受現實, 只能透過追尋短暫的快樂, 麻痺自己, 這樣就什麼都不會想起,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

就這樣越喝越多、越喝越烈、越來越放浪形骸。

一直到某一次, 酒保淡淡的問我:

「哥,你這樣好嗎?」

我愣了會兒, 聽懂他話語背後的涵義, 滿懷羞愧的買單離開酒吧。

這樣過了幾個月, 縱使是朋友聚會開心的場合, 我沒有再碰一滴酒精。

但其實,我的心並沒有離開酒精。

直到某一次, 一位朋友問我:

「不喝雖然是好事,但你打算這樣一輩子嗎?」

回家後我反覆的想著。

酒能為人帶來愉悅與喜樂, 也能為人帶來依賴與痛苦。

如同利刃一般, 端看使用者來決定它的好與壞。

器具與物品本身並不存在任何的意義, 所有的意義都是人類自行按照各自的想法附加上去。

那我自己, 又想對酒這件事情賦予什麼樣的意義呢?

逃避?

太孬了吧。

逃的了一時,終究逃不了一世。

成癮?

太遜了吧。

從來只有人喝酒,哪有道理是酒喝人。

我該做的是學會不為慾望所困, 從心所欲不逾矩的喝, 而不被酒喝。

從那一天開始, 我再次踏進酒吧。

讓自己學習如何在這樣充滿誘惑的環境之下, 有意識地保持靈台清明, 節制慾望蔓延, 享受酒帶來的歡愉而不留戀其滋味。

這樣前後花了很長的時間反覆練習, 酒如今對我而言, 不再是一件讓人感到痛苦的事情或禁忌的詞語, 在這一段旅程中, 我學會了尊敬我自己。

敬自己,乾杯。

附圖是2019年暑假上映的電影 「人生消極掰;Richard Says Goodbye」 強哥很好的詮釋像我們這樣的中年男子在面臨困境時的轉折, 柔伊德區在本片中也是正到不行。 這部電影給在戒酒期間的我許多反思, 推薦大家有空可以觀賞。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