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辨別對方是否可以信任

朋友在群組裡發布一則新聞連結, 內容報導可能令一般人感覺匪夷所思。

【新聞連結】

點此觀看

或許有人會認為, 一個可以這樣操控女性的男人, 應該就是個 Alpha 了吧。

去年紅藥丸知識開始在台灣社群媒體上普及化後, 吸引許多受眾開始關心, 紅藥丸知識以及相關名詞也開始廣為被應用在創作上。 而其中最吸引男性注意的自然是「如何成為一個Alpha」, 畢竟身為男性的原廠設定就是想方設法在群體中取得領導地位同時盡可能的與女性性交生下子嗣將自己的DNA傳遞下去。

因此剛接觸紅藥丸知識的人便容易執著在

「我這樣做會不會不夠Alpha?」

「啊那樣子太Beta 了啦!不行不行~」

「他那樣子看起來很Alpha耶,我也想跟他一樣。」

將Alpha與Beta去脈絡化作成標籤貼在人或是行為上, 而忽略了紅藥丸核心思想「Mental Point Of Origin」, 找到你身為男人在這個世界上存活的使命與目標。 而欠缺使命與目標的男人不論外表看起來有多成功、跟多少妹子上床, 只要仔細觀察,不難窺見他心中空虛的那一面, 顯露在外的特徵之一便是沉溺於慾望之中, 縱情女色、依賴酒精藥物、暴食、失控的體重、操控他人以玩弄他人為樂。

他不知道他活著要幹嘛,只好去幹這些滿足原始慾望的事情, 美其名紓壓,其實是在不斷侵蝕自己的身心。

新聞連結中的男子, 看起來應該也是外在條件良好有才華魅力才能吸引到女主角為他投資這麼多, 但這種手法顯然就是心理學上的煤氣燈操控, 此手法為病態人格者擅長使用, 搭配女子自殺之後展現出來的狡辯與毫無悔意, 我推斷這個男子應該極高的可能性是病態人格者。

在過往媒體與紀錄軟體不發達的時代, 我們較少有資訊可以去抓出這種病態人格者, 而拜通訊軟體以及影像錄影普及化之賜, 許多匪夷所思的事件背後隱藏的脈絡讓我們更有機會釐清。

對於煤氣燈手法與病態人格者行為有興趣, 可以去搜尋知名中路電競選手前陣子暴出來的醜聞、 強尼戴普與前妻安柏赫德、 以及哈利王子脫離皇室的整串過程。

病態人格者在人前講話的語調與眼神, 很難一下子就判斷出有問題, 因此紅藥丸裡的Red Flag觀察以及 Todd 的 The System中的 Evaluate可以在此派上用場。

首先要不能被它們強烈的人格魅力所迷惑, 再來是去檢視它們讓人覺得不一致性的地方, 就算看見它們展示出來的東西,也要謹慎考量是否依舊存在不一致性

人類的行為是有脈絡可循, 因此在 Game 中很強調一致性, 內外不一致的行為很容易被女性看穿, 但病態人格者因為欠缺道德感與良心, 反而可以在吹牛說謊時顯現出堅定不移的氣概, 許多人會因此在第一次見面時就感受到強大的魅力。

再者, 病態人格者非常擅於觀察對方的個性與喜好, 它們就像是變形蟲一樣, 欠缺核心理念, 會隨著不同對象改變自己的行為、語調、價值觀。

因此在面對人時, 將每個人都放在同一條線上, 用相同的起始分數評斷, 刪除自己對對方外觀與言語的加分, 用對方展現出來的行為作為加減分的依據。

這是一些我現在會思考的點:

「為什麼我應該喜歡?」

「除了討人喜歡的容貌、悅耳的言語、迷人的魅力之外、有什麼值得我欣賞或認同的嘛?」

「在我將框架拋出與其碰撞之時,對方的反應是什麼,怎麼面對衝突?」

「其如何對待位階低的對象,面對位階高的對象時又是何種反應?」

要能夠在強大的魅力之前保持理性不喪失自我, 需要先找到自己的「Mental Point Of Origin」, 理解這個世界上沒有非誰不可, 而我的世界非我不可。

病態人格者因為魅力強大,某種程度上,更容易觀察到不協調之處, 但這種不協調就像是音樂演奏時的一個錯誤的音符般一閃即逝, 要能抓到並不容易。

當對方在吹噓自己很有能力並試圖展現實力時, 一般人不會去留意,這是否是展示過設計的橋段,目的是博取你的信任。 因為一般人沒辦法說謊又自信滿滿, 大多數人在此時就會信任對方。

若能不立刻展現出信服的態度, 對方有可能會出現焦慮的微表情, 此時不一致性就會出現, 它會繼續展現自己,形成類似Game 中 Try Hard 的氛圍。

若你反過來表現出輕易被說服的樣子, 對方可能會出現傲慢的微表情:

『又一個傻子』

以此交錯使用,配合拉長觀察期,就可以有效避免被病態人格侵犯, 避免視人不清的導致付出慘痛的代價。

紅藥丸中的深不可測,別太輕易透漏自己的私人訊息及交友圈 病態人格者很可能會挑你身邊價值感較弱、且是你關心對象的人下手, 反過來用人質綁架你。

因此 Red pill + Game 可應用的範圍很廣,不僅侷限於把妹。 Evaluate 心法,也很適合穩定情緒,理智的看待身邊所有的人。

當你連正妹都可以冷靜理性看待時,那男人就更不是問題。

在討論時, 一位律師朋友補充了一段我認為非常合乎主題的典故。

孔子曾說過:

「吾有知乎哉?無知也。有鄙夫問於我,空空如也,我叩其兩端而竭焉。」

益者三友,損者三友。 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 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

我讀著這段話, 寫下這篇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